这是袁征1119

转文真的是为了方便再看

【推荐】B站UP主们“伪装者一周年纪念”视频汇总(第二波)

周子珺:

   【推荐】B站UP主们“伪装者一周年纪念”视频汇总(第一波)

   【推荐】B站UP主们“伪装者一周年纪念”视频汇总(第三波)

--------------------


NO.6:【楼诚|台丽|明家姐弟】斗战神(伪装者微群像|正剧向|除了结尾)(UP主:一片青苔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774427/index_1.html

一定要看到结尾:“湖畔旁,树林边,我和阿诚荡秋千”!!!

一年了UP主是不是第一个掀开真相的人(UP主:一片青苔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774427/index_2.html

今夜我们都是丈母娘,笑cry~~~

【UP主的话】: 伪装者播出一年了,然UP其实入坑才半年,拿起剪刀才几个月。最近好多坑里的望着坑外的在感叹:好多人出坑了!正常啊,都一年了,过了刚开始井喷式的热情期,缘聚缘散,剩下在坑底的要么是太长情,要么就像我这种自带穿越体质才入坑的人。我真的好喜欢这个圈!我还有好多脑洞没剪出来呢!


NO.7:【楼诚一周年纪念】好一朵美丽的阿诚嫂~(UP主:煎蛋的栗子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712057/

前半逗比,后半抒情

【UP主的话】: 转眼很快楼诚也要一周年啦,很感慨。很开心在楼诚圈能遇上那么好的太太和小伙伴们,楼诚是很好的CP,是彼此的灵魂伴侣,是我此生萌过的最好CP没有之一,大家因为爱聚在一起,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呀!所以我们都要好好的,等到大电影出来了,再一起炸裂成天边最亮的烟花!!!


NO.8:【楼诚 蔺靖】【一周年庆祝】铃舟(UP主:つきみちゃん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714274/

今世楼诚想起前世蔺靖。蔺靖部分之所以画面模糊,因为那是模糊的前世记忆。

【UP主的话】:快一周年了,伪装者还有楼诚。从没有试过爱一对影视CP那么深,楼诚大概是我心中永远的春天吧!他们身上有互信,有爱,有真诚,有很多美好的形容辞,但对他们来讲,最美好不过的词是家,还有对方的名字吧。感谢张勇老师,感谢剧组,感谢演员,感谢在平行时空存在的他们!



感谢每一位还坚守在《伪装者》圈里的UP主们,你们还在,真好!!

如果小伙伴们看到有新的纪念视频,一定要记得提醒lo主补充哦^_^


欢迎小伙伴们参与话题“伪装者一周年纪念”(今年的8月31日,你还在这里吗?)


【台丽】短篇整理

家国情怀中不止于爱情

舞雩:

*怕打扰诸位太太,作者名就不逐一at了,直接指路故事


*之所以不详细做连载整理是因为我看得实在不多,草草列在这里:

便当当 《盘角曲四》(未完结)《演员的自我修养》 (完结)《有月亮有星星有你的世界》 (未完结)《over the rainbow》 (未完结)

唐曼溪 《沉舟病树》(楼春文 已完结)里的台丽部分

一颗药 《世界奇妙物语》(已完结)

山与海与超重的喷火龙 《DREAMER》 (已完结)


以下是短篇:(排序随机)

便当当 《三支舞》 《未知何岁月》

倾海 《未死魂先泣》

他师哥痴爱的凯宝宝 《美人如玉》

阿兹卡班 《曼丽的除夕》

靖苏子lo 《此去经年》

弥敦 《一瞬》

Airy Day 《无题》

逐北 《三千》  《忽如远行客》

酒昧 《小日子》(台丽 楼诚 全员亲情)《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楼诚 台丽 风镜)

飞碟 《尽兴》

松酒酿果儿 《落花流水》

宣兮 《拍照》  《台丽》(太太没起名儿

Tante 《Gone with the time》 《Once upon a time》

笙歌慢 《眉间露一丝》

继晷 《沅桃春·锦瑟断》


*顺列拙作:《山海不可平》 《移山倒海》 《如露》

*原来事后补tag是显示不出来的?只能重新发布一篇了(哭!

*持续整理中……有错请指出,推文请评论


台诚 叫我阿香(在别人的爱情里抢镜是什么感觉?)

首发,不求热(和小少爷狐朋狗友(情敌),对阿诚哥一脸痴汉)

         “不闻鸡叫声,唯闻阿香奋斗在厨房”小少爷要长个儿,牛奶加麦片不烫口,大少爷的维也纳咖啡(糖浆+巧克力=要肥),阿诚少爷和大小姐嗯鲜咸豆浆,粢饭(肉松,豆沙好棒)。阿香也饿了,先吃饱再奏响明家起床歌啦啦啦!~~~(#……#稳住,我是一名忧郁深沉有觉悟,我党坚定的无产阶级战士,顺头发,收)大小姐一大早为弟弟们攥嫁妆奋斗去了,大少爷跑步溜自己,小少爷今天周末,阿诚哥居然在家!问如何把明台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留下我汗阿诚哥着急敲门等

“笃笃笃”

”小少爷~,阿香已经做好了早饭哦~~“(奴性 * 3 )

“呵……  进~~~”

(告诉自己搞创作好累,先到这里好伐,懒癌上身呼zzz)

读《从别后》

十二少

今天看的《从别后》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不再烧脑,而专注于描写感情呢?

【苏靖】ABO今天的殿下也是如此凶浪02

DA LIANG Daily

乾元坤泽设定来自一握灰太太,再次致谢。
以下是私设的称呼:
雩泽期=发情期(大概就是把求子和求雨一样赋予神圣含义的一段时期吧)     
月腺=腺体 
合香=信息素    
羲印=标记  
月室=内腔
(羲=太阳,和月对应,大概就是这么个设定吧)

林殊的觉醒比萧景琰来得更早些,蓬勃的朝阳气息清新爽朗,生机勃勃又不带有侵略性的合香气息,会有太多坤泽喜欢。而萧景琰则是气馁的,小他两岁的林殊都已觉醒,自己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更何况,他也梦想着成为能够保护母亲和兄长的乾元,可他喜欢林殊,两个乾元,父皇会答应吗?他不知道。

他也来不及想了,没过多久,他就觉醒了。

他是坤泽,他绝望地意识到。

他的合香的味道是梅香,却不是冬天冷冽的梅,而像是开在早春里,带着醉人甜味的梅香。

这样的味道会得到太多乾元的喜欢,所以萧景琰隐隐地从内心深处产生了厌恶。

他不喜欢这样诱人的合香。

他不愿意变成需要乾元保护的坤泽。

萧景琰自觉醒成为坤泽后,再也不愿意踏出房门。

直到那个他最喜欢的乾元在门外,一声声喊着他。

直到林殊抱着自己,说,这是他闻过最好闻的味道。

他才又觉得,其实也不坏。

下文走链接

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

咫尺天涯

很抱歉现在才更新,看到大家对这篇文的这么多的喜爱,确实受宠若惊,这篇点梗文估计有五章左右,都是一篇剧情配上一锅肉,剧情……也几乎没有什么剧情😂😂

三次元比较忙,这篇文用手机断断续续码了好几次才完成,很多不足之处,希望大家原谅。

点梗只要我能写都会写,看了一下后面,这篇完了之后还有几个梗,我把能写的写了,然后就会回归《春泥》(也许还会采取写完后一次性放出的方式),总之拖了这么久的确是我不该,会尽力完成,也蟹蟹惦记着它的白染墨姑娘❤❤❤

如果对人设有不满意的,求轻拍(ಥ_ಥ)苏靖是完美的,锅都是lo主的

嗯(⊙_⊙)不,不许白嫖哦(认真严肃脸)

先睡了,lo主觉得严重肾亏嘤嘤嘤~不管好与不好,都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明天一并回复,蟹蟹大家😚😚

下一章预告:我们成亲啦啦啦!!!

【台诚ABO】年轮(八)

Wendyjae:

(八)


卷着风的几鞭子抽下来,明家大姐揉着甩的生疼的胳膊,


“明大少爷,清醒些了吗?”


“明楼,从来没有糊涂过。”明楼正了正身子,对着祖宗牌位跪的笔直。


“你别拿什么‘曲线救国’糊弄我!你知道外面在说什么!说我们明家人当了汉奸!明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工厂都要罢工了你知不知道啊?”


“那我还真没听说,”明楼听着大姐情绪激昂,眼看着鞭子又要摸起来,赶紧服了软,言辞恳切,“大姐,明楼自小受姐姐教导,您是知道我的。”


明镜气恼的把鞭子摔的巨响,吓得明楼又一个激灵,她的亲弟弟,她本应该是最了解他的,但是这几年在国外不在身边,现下外面又把明家这大汉奸骂的狗血喷头了,她想信他,也要拿出证据来。


“我这里有两箱货,被压在吴淞口了,需要特务委员会的通行证。”


“大姐,您早说呀,您看您这求人办事——哎呦!”


明镜看着明楼那嬉皮笑脸的样子,压不住怒火上去又是一鞭子,“我这是在求你吗?!”


“大姐息怒!息怒,我马上签字。”鞭梢扫到了明楼的脖子,留下一道血凛子,打人不打脸,明楼狼狈的举手护着脸,起身去拿通关信函。


“跪着签!”明镜把那两页纸摔到明楼面前,“当了汉奸,只配跪着签。”


“……”明楼蜷着身子委屈的签了字,鞭伤说不上疼却火辣辣的,大姐也就揍他的时候下得去手。


明楼签好后,恭敬的呈给大姐,“大姐,你总得告诉我,这两箱货物,是送到哪的吧?”


“……”明镜拿过后仔细查看过,迫在眉睫的事儿解决了也不那么生气,再看看脖子沾血的弟弟,稍微也是有那么一点点心疼,带了点试探的,“送往,抗日统一战线。”


“嗯,好事,大姐小心。”明楼颔首,顺了大姐的意放出些实话来。


“那…你是…重庆的人?”明镜凑上前,小声的询问。


“我是中国人。”明楼安抚的对着姐姐笑笑,点到为止,不能更多了。


明镜看着弟弟毫无犹疑的坚定目光,心下明了,明楼有自己的抱负,她虽然担心,却也是为弟弟自豪的。


明镜收身,把鞭子齐整的放在案台上,软了语气,“你我是管不了了,明天开始自己去上班,阿诚留在家里。”


明楼感激姐姐的体恤,但是让他撇下青瓷同志,他的本职工作可没法进行了。


明楼没说话,眼巴巴盯着大姐。


“你看我也没用!”明镜想起下午厂里司机不小心落在车上的小报上那些嘲讽阿诚的字句,气就不打一处来,“你自己在做多危险的事你自己心里清楚,没必要拉上阿诚,你这是爱他吗?你这是害他!”


“大姐,阿诚也有自己的信仰。”明楼知道,以大姐对阿诚的疼爱,这事没法蒙混过关。


“什么信仰呀?他能有什么信仰呀?”明镜怒言,“我看着长大的孩子,什么性子我能不清楚吗?”


虽然说抗日救亡,为国斗争是为己责,但是她家的孩子什么样她最知道,阿诚对进步思想兴趣缺缺,报纸从来都是随手翻翻,一本《国富论》抱着能睡一个月份的午觉,书签位置也未必能变几页,随手抓起本杂谈小说倒是能津津有味的看上半天。


现在明楼言之凿凿的谈阿诚有“信仰”,简直瞪着眼睛说瞎话!


“他的信仰就是你,他的信仰就是服侍明家,我知道,你想说这些年你们在外面接触了新事物,阿诚长大了,思想进步了,”明镜截过明楼想要反驳的话茬,苦口婆心的,“但是他敬你、爱你,你怎么忍心让他陪你涉险?”


“抗日这么危险的事,他一个坤泽怎么能做得好呢?”


大姐一句“抗日”已经把话挑开,明楼也没心再继续玩文字游戏。这些年在旁人眼里,阿诚一直在他身边,“阿诚是明楼的坤泽”已然不容置疑,就连大姐,逢年过节的时候也会提点他一两句,话不深说,无非是还忌惮着他和阿诚介怀当年的事,替明台觉得愧疚。


明楼攥紧了手,如果说之前这些年对这一误会的默许,是因阿诚脱离他的掌控,加入了共产党,后又前往伏龙芝受训,这些年沾满鲜血的双手,再没法去牵明家天真单纯的小少爷。让明台做一个专心搞学术的学者,远离政治,简单平安的过一生,是明家人的愿望。


手心手背都是肉,他身为明家大哥,即使他心疼阿诚,也只能对现实妥协,于私为了明台,他不会违背阿诚的意愿点破阿诚的心思,于公为了革命,阿诚和他是彼此最好的伪装。


然造化弄人。谁又能料到,一直被全家人捧在手心里宠着的明小少爷,竟是也踏进了这波涛汹涌的谍海,甚至在王天风的教导下出类拔萃、技压群雄。


上峰指示,明台马上就要回到上海,接替毒蜂成为军统上海站的组长,如果说明楼之前的隐忍和欺瞒是为明台平凡安稳的度一生,现在已是毫无意义。


阿诚从小在他身边长大,即便他从未说过一句喜爱明台的话语,这孩子的心思又怎能瞒得过他,明楼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大姐,一字一句——


“大姐,阿诚的心里,从始至终,就只装着他的乾元一人。”


 


-------------------------



李Q酱字闰土:

#标题大概可以叫穿越千年爱上你吧# 

#前面那个人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要不要求合照呢# #小殊QAQ 是你吗小殊# #恭喜靖王殿下捡到同款发小一只# 

 

是的,我又来投毒了【微笑

这次是个穿越梗,在苏哥哥仙游后的某一年,琰琰在九安山的小路上捡到一只萌萌的小川。

“殿下我只是不小心穿越过来的,我真的不叫林殊。”

 

【我发誓,我真的只是想修个图而已.....我没疯,我不吃药】

ps:虽然只能加苏靖tag,但我还是有点心虚_(:з」∠)_


无题

DA LIANG Daily:

今天对我来说最悲伤的事大概就是,刚发现吃的第一篇苏靖肉的太太删号了,微博也删了,真的是……好想哭


当初吃着太太的粮,如今我终于也能产粮回报了太太却退圈了


而我竟然刚刚知道!!!
还等着太太年后回归,唉


但是还是舍不得取消关注


不知不觉入圈也挺久了,想当初苏靖粮少的可怜,现在咱们也算家大业大了……特么好想哭遇到一对这么棒的cp,还有这么好的你们


我的另一对心头肉,基友曾经借用梵高写给弟弟提奥的信中的一句话描述:


“总有颜色会让另一种颜色闪光,他们像一对爱人,让对方变得完整。”


我很喜欢这句话,我爱的cp从来都不是谁欠谁,谁依靠谁的关系,他们同样强大,精神平等。


我觉得这句话也同样适合苏靖


唉,大半夜的在这煽情占首页实在抱歉


晚安

【苏靖】ABO今天的殿下也是如此凶浪(05)

DA LIANG Daily:

这一章走剧情……私以为写的一团乱,建议可以不看


如果看了,别太难过,琰琰开窍了,后面很快就能揣包子了


 


 


谢谢各位小天使,比心,更新这么慢依旧没有很嫌弃我


就是……以后也不会更新很快,关注需谨慎


啊我真的更新很慢我自己都受不了了特别不好意思回复小天使们的评论


抱紧自己躺平


明天还有一章


 


 


 


 


 


 


“先生不是说笑吧,当初八抬大轿迎娶靖王的可是先生,如今先生竟然还说你是我的人,莫非是在戏耍本王?!”


梅长苏看着眼前愠怒的誉王,淡然一笑。


“我娶了靖王,怎么就不能为殿下效力了呢?”


“……”


“与靖王成亲一事,确实不在我的计划之内,陛下下旨,苏某也是十分愕然。”


“只是当以不变应万变,娶了靖王,并无妨碍殿下大计,甚至相反,实为如虎添翼。”


“哦?此话怎讲?”


“殿下别忘了,靖王就算封了五珠亲王,就算将来再得陛下宠爱,他也不过是个坤泽。”


誉王讥讽一笑,“那又如何,又不是没有称帝的先例!”


“可靖王不会,因为我是他的乾元。”


萧景桓眼中突然闪过精光,“难道先生已经——”


“殿下,”梅长苏打断他的话,“只请殿下知道一点,只要有我在,靖王就在您这边,靖王手下的巡防营,自然也就是您的。”


“哈哈哈哈,好!先生好手段,本王佩服,如此我便放心了,”复而又想起什么,面露嘲色,说道:“我还以为那萧景琰多有骨气,哼,现在还不是乖乖地嫁给了先生,当初为了林殊弄得自己要死不活的实在可笑,还是先生说的对,他不过一个坤泽罢了……”


梅长苏静静听着,再没说话,萧景桓见他面色愈显苍白,还以为他身体不适,也不再久留,又恢复了意气风发的神态告辞离去。


 


 


 


 


 


 


 


夜色渐晚,眼看月上梢头,梅长苏刚要熄了烛火,想了想又作罢,抱起榻上软枕,手持烛台,朝密道走去。走到密道尽头,他拉响了铃铛,然后等待着。


等了好一会,梅长苏只觉得手脚冰凉,也没等到人来,他苦笑一下,终于转身离去。


他原本也不抱什么希望,今日他匆匆进了密道,不想却面对萧景琰关于“水牛”的质问时,那一刹那,他慌得脑中一片空白,他看着对面那人死死盯着他的眼眸中汹涌着是那尘封多年而又终于死灰复燃的情愫。


于是他想也没想,闭了眼泼尽冷水,将那火光彻底浇灭。


他对飞流说,那都是郡主开玩笑的,不可以学。


可只有他知道,仅仅这一声“水牛”,就足以勾起萧景琰所有的回忆,让他在这个夜晚,只想着林殊。


他轻叹一声,拖动着几乎冻僵的脚,一步一步走了回去。


萧景琰躺在榻上,屏住呼吸,紧抓着被褥的手指僵直,他听见了那一声铃响,却没起身。


萧景琰记得刚从廊州省亲回来那日,黎纲问梅长苏是否直接回靖王府。


然而他说不,他不能回靖王府,一切还需保持以往的样子,营造出两人不和、靖王始终不喜梅长苏谋士的身份的假象,自然也不愿与他同流合污为誉王效力。


一方面可以迷惑外界耳目,一方面他也始终不愿靖王将来登基后落得一个与谋士共谋的名声。


他一边烤着火,一边语气淡淡地吩咐,就像在说着无关紧要的事,让萧景琰觉得心头一窒。


有时候他真想剖开这个人的胸膛,看看里面究竟有没有心。


那个在廊州带着他赏春花夜游船的江左梅郎仿佛在踏入金陵的一刻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又是那个谋士苏哲。


一切便按着他的安排。直到夜晚,萧景琰将要入睡时,忽闻暗室铃响,他唯恐那边出了什么事,急急地跑去开门,谁料一开门便看见披着大氅的梅长苏,手持烛台,怀抱软枕,有些讶异地看着慌乱的他。


“殿下?”


“可是出了什么事?”


梅长苏仿佛明白了什么,莞尔一笑道:“没出事,殿下放心。”


“那……”


“苏某是殿下的王君,自然是来侍寝的。”


他说这话时面不改色,理所当然的模样反倒让萧景琰红了脸,幸好烛火昏暗,想来他也看不见。萧景琰不说话,也没回绝,退了一步转身离去,翻身上塌睡了,谁知他不过佯装睡去,其实紧张地竖着耳朵感知着梅长苏的一举一动。


那人似乎轻轻带上密室的门,蹑手蹑脚地爬上塌,小心翼翼掀开锦被一角钻进去,一手轻轻搭上他的腰,见他没有反应,才缓缓移动着,直到整只手臂圈着他的腰,才停下动作,沉沉睡去。


梅长苏这如同犯错孩童般的动作将他环绕心间一整天的阴霾一扫而空,暗夜里,他不自觉地弯起了嘴角,一夜好眠。


此后夜夜如此,到了夜晚,梅长苏便会抱着他的软枕而来,萧景琰从不说什么,两人之间仿佛形成了某种默契。


 


 


 


 


一晃数月过去,尽管皇帝对萧景琰冷落梅长苏一事时常表现出不满,但实则却对这个儿子有了更多的信任和宠爱。一来皇帝内心对靖王不愿亲近梅长苏参与党争一事甚为欣慰,二来靖王在朝堂政务上的表现也让他颇为满意。


不久,靖王南下治灾。殊不知这一别,再见时发生的诸多事险些导致两人决裂。


夜深,萧景琰几番辗转难眠,最终还是起身披衣,朝密道那头走去。不求回应地摇了摇铃,不想很快便有人开了门。


“殿下。”


甄平见了他,也不多问,只侧身退让,方便他进来。


“今夜……我便在此歇息,不妨事吧?”


甄平答道:“殿下放心,一切皆如宗主在时。”


萧景琰怔怔看过去,屋内烛火明亮,榻上皮草被褥整齐,底下还燃着火盆,确实与他在时并无二样。


“好,你下去吧。”


甄平却没起身,单膝跪地,犹豫着说道:“殿下,摇铃已经修好,还请殿下往后……莫再错解宗主了。”


萧景琰知道他说的什么,那日他在靖王府雪中长立,现今又因营救卫峥受了牵连被夏江抓入悬镜司,却不知他的身体如何能捱得过地牢寒苦。


在这件事上,他冲动、莽撞、无能,他都不否认。


梅长苏问他,值得吗?


他答,若是将来有一天,我到了地下,见了赤焰少帅林殊,他问我为何不救他的副将,难道你要我说,因为不值得吗?


无关他与林殊的私情,而是他对忠义、兄长、同袍,和支撑了他几十年的信念的一个交代。


忠肝义胆的赤焰魂灭梅岭,敬重爱戴的兄长惨死狱中,十三年来缠绕心间的疑团和苦痛不曾有一瞬的减灭。


而他斩断铃铛、闭门不见,又有几分是因为对梅长苏谋士行径的失望呢?


他脑中一段一段回闪着的,是那日梅长苏轻拂他发间落红的浅笑,是那日奉茶于母妃面前的郑重,是他撑着竹伞牵着自己的手走在轻雨纷飞的青石板路上的静默。


有些事情,他早不再奢望什么,他们行过太庙之礼,自己的母妃,也该是他的母妃,雪洗赤焰冤案的愿望,也能够得他相助,而平淡中也希望,自己的余生,也会是他的余生。


他的心痛和愤怒,却是痛恨自己错付真心。


然而一切只不过是个陷阱,而他是那个被人掐中要害丢入陷阱的傻子。


萧景琰躺在榻上想着,不知不觉中忽然有什么打湿了手背,回神一看,竟是早已泪眼模糊。


萧景琰只躺了一会儿,便热得受不住。他忽然想起自己府中那单薄的锦被和没有火盆的屋子,想起那人紧贴着自己入睡的姿势,想起他只因一时不悦,便将人留在冰冷的密道中苦苦等候……


萧景琰啊萧景琰,你依仗着什么,何以任性至此!


答案不言而喻。只是那个人已身陷囹圄,徒留这一室温暖,满心清冷了。


 


 


 


其实大概就是一个苏苏表面要装和琰琰关系很不好但是每天晚上都抱着枕头去找老婆睡觉,偶尔琰琰不高兴了就把他锁在门外不让他进来,后来看见苏苏为了赤焰旧人把自己都搞进悬镜司了才明白对方和自己的真心于是自己也抱着枕头过去苏苏那边睡觉(负枕请罪),可是苏苏又不在他只能自己胡思乱想又哭哭的故事,科科


这么一个充斥着夜晚、枕头和两个想一起睡的主角的故事确实很无聊……


没事,尽管到评论里骂我吧,不要客气


刚被导师发了一把软刀子的我万分心塞,还不如直接狠准快把我捅得鲜血淋漓来得痛快……

[苏靖台诚]恩桑笔下同背景系列文+漫画合集

Himeen:

lof改版之后越发乱,做个合集,方便阅读。



苏靖:


背景一:梅长苏北境一战后未死。

  正文:  东有西来人1-6

            东有西来人7-11

            东有西来人12-20

(正文完结)

  番外:  天冷揣手,夜凉加衣(上)

             天冷揣手,夜凉加衣(下)[肉渣]

             两不相厌[肉]

             十面埋伏[肉渣]

             乍暖还寒

             东有西来人 前传

(番外不定期梗,就是蔗糖厂)



台诚:


 背景二:香港大学,讲师阿诚哥,助教柳先生,学生小少爷。从柳先生的日记里读出台诚之间的爱情。


 民国廿八年遗事  序章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一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二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三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四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五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六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七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八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九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十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十一

(未完)


背景三:原著向背景,短篇合集。


 穷尽一生(明台视角)

 用我一生(明诚视角

 异地恋是怎样一种体验(知乎体)

 为所欲为(上)[小污]

 为所欲为(下)[大污]

 本我[污]


漫画(与画手鲜爸 @鲜吃鸡 合作):

The Partner  Chapter. 1

The Partner  Chapter. 2

The Partner  Chapter. 3

The Partner  Chapter. 4 [R18]

(完结)


背景四:苏靖民国au,梅教授和萧七公子。

  隔纱 (完结)

人物设定:(画手 @鲜吃鸡 )



背景五:苏靖台诚crossover:(abo)双A台诚,AO苏靖。

我的导师最近有点怪

终于睡到了想睡的人[肉]

明台,管好你家Alpha(上)

明台,管好你家Alpha(下)[肉]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