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袁征1119

转文真的是为了方便再看

【推荐】B站UP主们“伪装者一周年纪念”视频汇总(第二波)

周子珺:

   【推荐】B站UP主们“伪装者一周年纪念”视频汇总(第一波)

   【推荐】B站UP主们“伪装者一周年纪念”视频汇总(第三波)

--------------------


NO.6:【楼诚|台丽|明家姐弟】斗战神(伪装者微群像|正剧向|除了结尾)(UP主:一片青苔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774427/index_1.html

一定要看到结尾:“湖畔旁,树林边,我和阿诚荡秋千”!!!

一年了UP主是不是第一个掀开真相的人(UP主:一片青苔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774427/index_2.html

今夜我们都是丈母娘,笑cry~~~

【UP主的话】: 伪装者播出一年了,然UP其实入坑才半年,拿起剪刀才几个月。最近好多坑里的望着坑外的在感叹:好多人出坑了!正常啊,都一年了,过了刚开始井喷式的热情期,缘聚缘散,剩下在坑底的要么是太长情,要么就像我这种自带穿越体质才入坑的人。我真的好喜欢这个圈!我还有好多脑洞没剪出来呢!


NO.7:【楼诚一周年纪念】好一朵美丽的阿诚嫂~(UP主:煎蛋的栗子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712057/

前半逗比,后半抒情

【UP主的话】: 转眼很快楼诚也要一周年啦,很感慨。很开心在楼诚圈能遇上那么好的太太和小伙伴们,楼诚是很好的CP,是彼此的灵魂伴侣,是我此生萌过的最好CP没有之一,大家因为爱聚在一起,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呀!所以我们都要好好的,等到大电影出来了,再一起炸裂成天边最亮的烟花!!!


NO.8:【楼诚 蔺靖】【一周年庆祝】铃舟(UP主:つきみちゃん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714274/

今世楼诚想起前世蔺靖。蔺靖部分之所以画面模糊,因为那是模糊的前世记忆。

【UP主的话】:快一周年了,伪装者还有楼诚。从没有试过爱一对影视CP那么深,楼诚大概是我心中永远的春天吧!他们身上有互信,有爱,有真诚,有很多美好的形容辞,但对他们来讲,最美好不过的词是家,还有对方的名字吧。感谢张勇老师,感谢剧组,感谢演员,感谢在平行时空存在的他们!



感谢每一位还坚守在《伪装者》圈里的UP主们,你们还在,真好!!

如果小伙伴们看到有新的纪念视频,一定要记得提醒lo主补充哦^_^


欢迎小伙伴们参与话题“伪装者一周年纪念”(今年的8月31日,你还在这里吗?)


【台丽】短篇整理

家国情怀中不止于爱情

舞雩:

*怕打扰诸位太太,作者名就不逐一at了,直接指路故事


*之所以不详细做连载整理是因为我看得实在不多,草草列在这里:

便当当 《盘角曲四》(未完结)《演员的自我修养》 (完结)《有月亮有星星有你的世界》 (未完结)《over the rainbow》 (未完结)

唐曼溪 《沉舟病树》(楼春文 已完结)里的台丽部分

一颗药 《世界奇妙物语》(已完结)

山与海与超重的喷火龙 《DREAMER》 (已完结)


以下是短篇:(排序随机)

便当当 《三支舞》 《未知何岁月》

倾海 《未死魂先泣》

他师哥痴爱的凯宝宝 《美人如玉》

阿兹卡班 《曼丽的除夕》

靖苏子lo 《此去经年》

弥敦 《一瞬》

Airy Day 《无题》

逐北 《三千》  《忽如远行客》

酒昧 《小日子》(台丽 楼诚 全员亲情)《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楼诚 台丽 风镜)

飞碟 《尽兴》

松酒酿果儿 《落花流水》

宣兮 《拍照》  《台丽》(太太没起名儿

Tante 《Gone with the time》 《Once upon a time》

笙歌慢 《眉间露一丝》

继晷 《沅桃春·锦瑟断》


*顺列拙作:《山海不可平》 《移山倒海》 《如露》

*原来事后补tag是显示不出来的?只能重新发布一篇了(哭!

*持续整理中……有错请指出,推文请评论


【台诚ABO】年轮(八)

Wendyjae:

(八)


卷着风的几鞭子抽下来,明家大姐揉着甩的生疼的胳膊,


“明大少爷,清醒些了吗?”


“明楼,从来没有糊涂过。”明楼正了正身子,对着祖宗牌位跪的笔直。


“你别拿什么‘曲线救国’糊弄我!你知道外面在说什么!说我们明家人当了汉奸!明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工厂都要罢工了你知不知道啊?”


“那我还真没听说,”明楼听着大姐情绪激昂,眼看着鞭子又要摸起来,赶紧服了软,言辞恳切,“大姐,明楼自小受姐姐教导,您是知道我的。”


明镜气恼的把鞭子摔的巨响,吓得明楼又一个激灵,她的亲弟弟,她本应该是最了解他的,但是这几年在国外不在身边,现下外面又把明家这大汉奸骂的狗血喷头了,她想信他,也要拿出证据来。


“我这里有两箱货,被压在吴淞口了,需要特务委员会的通行证。”


“大姐,您早说呀,您看您这求人办事——哎呦!”


明镜看着明楼那嬉皮笑脸的样子,压不住怒火上去又是一鞭子,“我这是在求你吗?!”


“大姐息怒!息怒,我马上签字。”鞭梢扫到了明楼的脖子,留下一道血凛子,打人不打脸,明楼狼狈的举手护着脸,起身去拿通关信函。


“跪着签!”明镜把那两页纸摔到明楼面前,“当了汉奸,只配跪着签。”


“……”明楼蜷着身子委屈的签了字,鞭伤说不上疼却火辣辣的,大姐也就揍他的时候下得去手。


明楼签好后,恭敬的呈给大姐,“大姐,你总得告诉我,这两箱货物,是送到哪的吧?”


“……”明镜拿过后仔细查看过,迫在眉睫的事儿解决了也不那么生气,再看看脖子沾血的弟弟,稍微也是有那么一点点心疼,带了点试探的,“送往,抗日统一战线。”


“嗯,好事,大姐小心。”明楼颔首,顺了大姐的意放出些实话来。


“那…你是…重庆的人?”明镜凑上前,小声的询问。


“我是中国人。”明楼安抚的对着姐姐笑笑,点到为止,不能更多了。


明镜看着弟弟毫无犹疑的坚定目光,心下明了,明楼有自己的抱负,她虽然担心,却也是为弟弟自豪的。


明镜收身,把鞭子齐整的放在案台上,软了语气,“你我是管不了了,明天开始自己去上班,阿诚留在家里。”


明楼感激姐姐的体恤,但是让他撇下青瓷同志,他的本职工作可没法进行了。


明楼没说话,眼巴巴盯着大姐。


“你看我也没用!”明镜想起下午厂里司机不小心落在车上的小报上那些嘲讽阿诚的字句,气就不打一处来,“你自己在做多危险的事你自己心里清楚,没必要拉上阿诚,你这是爱他吗?你这是害他!”


“大姐,阿诚也有自己的信仰。”明楼知道,以大姐对阿诚的疼爱,这事没法蒙混过关。


“什么信仰呀?他能有什么信仰呀?”明镜怒言,“我看着长大的孩子,什么性子我能不清楚吗?”


虽然说抗日救亡,为国斗争是为己责,但是她家的孩子什么样她最知道,阿诚对进步思想兴趣缺缺,报纸从来都是随手翻翻,一本《国富论》抱着能睡一个月份的午觉,书签位置也未必能变几页,随手抓起本杂谈小说倒是能津津有味的看上半天。


现在明楼言之凿凿的谈阿诚有“信仰”,简直瞪着眼睛说瞎话!


“他的信仰就是你,他的信仰就是服侍明家,我知道,你想说这些年你们在外面接触了新事物,阿诚长大了,思想进步了,”明镜截过明楼想要反驳的话茬,苦口婆心的,“但是他敬你、爱你,你怎么忍心让他陪你涉险?”


“抗日这么危险的事,他一个坤泽怎么能做得好呢?”


大姐一句“抗日”已经把话挑开,明楼也没心再继续玩文字游戏。这些年在旁人眼里,阿诚一直在他身边,“阿诚是明楼的坤泽”已然不容置疑,就连大姐,逢年过节的时候也会提点他一两句,话不深说,无非是还忌惮着他和阿诚介怀当年的事,替明台觉得愧疚。


明楼攥紧了手,如果说之前这些年对这一误会的默许,是因阿诚脱离他的掌控,加入了共产党,后又前往伏龙芝受训,这些年沾满鲜血的双手,再没法去牵明家天真单纯的小少爷。让明台做一个专心搞学术的学者,远离政治,简单平安的过一生,是明家人的愿望。


手心手背都是肉,他身为明家大哥,即使他心疼阿诚,也只能对现实妥协,于私为了明台,他不会违背阿诚的意愿点破阿诚的心思,于公为了革命,阿诚和他是彼此最好的伪装。


然造化弄人。谁又能料到,一直被全家人捧在手心里宠着的明小少爷,竟是也踏进了这波涛汹涌的谍海,甚至在王天风的教导下出类拔萃、技压群雄。


上峰指示,明台马上就要回到上海,接替毒蜂成为军统上海站的组长,如果说明楼之前的隐忍和欺瞒是为明台平凡安稳的度一生,现在已是毫无意义。


阿诚从小在他身边长大,即便他从未说过一句喜爱明台的话语,这孩子的心思又怎能瞒得过他,明楼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大姐,一字一句——


“大姐,阿诚的心里,从始至终,就只装着他的乾元一人。”


 


-------------------------



无题

DA LIANG Daily:

今天对我来说最悲伤的事大概就是,刚发现吃的第一篇苏靖肉的太太删号了,微博也删了,真的是……好想哭


当初吃着太太的粮,如今我终于也能产粮回报了太太却退圈了


而我竟然刚刚知道!!!
还等着太太年后回归,唉


但是还是舍不得取消关注


不知不觉入圈也挺久了,想当初苏靖粮少的可怜,现在咱们也算家大业大了……特么好想哭遇到一对这么棒的cp,还有这么好的你们


我的另一对心头肉,基友曾经借用梵高写给弟弟提奥的信中的一句话描述:


“总有颜色会让另一种颜色闪光,他们像一对爱人,让对方变得完整。”


我很喜欢这句话,我爱的cp从来都不是谁欠谁,谁依靠谁的关系,他们同样强大,精神平等。


我觉得这句话也同样适合苏靖


唉,大半夜的在这煽情占首页实在抱歉


晚安

[苏靖台诚]恩桑笔下同背景系列文+漫画合集

Himeen:

lof改版之后越发乱,做个合集,方便阅读。



苏靖:


背景一:梅长苏北境一战后未死。

  正文:  东有西来人1-6

            东有西来人7-11

            东有西来人12-20

(正文完结)

  番外:  天冷揣手,夜凉加衣(上)

             天冷揣手,夜凉加衣(下)[肉渣]

             两不相厌[肉]

             十面埋伏[肉渣]

             乍暖还寒

             东有西来人 前传

(番外不定期梗,就是蔗糖厂)



台诚:


 背景二:香港大学,讲师阿诚哥,助教柳先生,学生小少爷。从柳先生的日记里读出台诚之间的爱情。


 民国廿八年遗事  序章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一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二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三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四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五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六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七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八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九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十

 民国廿八年遗事  章十一

(未完)


背景三:原著向背景,短篇合集。


 穷尽一生(明台视角)

 用我一生(明诚视角

 异地恋是怎样一种体验(知乎体)

 为所欲为(上)[小污]

 为所欲为(下)[大污]

 本我[污]


漫画(与画手鲜爸 @鲜吃鸡 合作):

The Partner  Chapter. 1

The Partner  Chapter. 2

The Partner  Chapter. 3

The Partner  Chapter. 4 [R18]

(完结)


背景四:苏靖民国au,梅教授和萧七公子。

  隔纱 (完结)

人物设定:(画手 @鲜吃鸡 )



背景五:苏靖台诚crossover:(abo)双A台诚,AO苏靖。

我的导师最近有点怪

终于睡到了想睡的人[肉]

明台,管好你家Alpha(上)

明台,管好你家Alpha(下)[肉]

(完结)

【台诚ABO】年轮(五)

Wendyjae:

之前有说过,歇到正月十五~


复工!


唉、减肥方面也是说要放纵吃到正月十五,


一想到明天开始就不能吃晚饭了,真是舍不得睡觉TT






(五)




结果这一章就是一个链接





胡歌在梦里醒着(如梦之梦影评,推荐阅读)

藏青碧玺:

胡歌在梦里醒着


恋栈加多利  2016-02-21 14:59:20 阅读数:15125


某天,胡歌写下木心的一句话: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若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


胡歌带着一顶民国风情的帽子,围了一条黑色毛线织成的旧式围巾,像从张爱玲小说里走出来的人物。可是他蹦蹦跳跳地走进剧院,卫衣背后还印着醒目炫酷的阿拉伯数字“5”。他似乎总是在证明,人的魅力在于有反差。




胡歌是很逗的,这件2015年热卖的韩款卫衣,背后的图案至少有5个数字可选,他选了“5”,并且连续多天穿着它,在戏外默默地和戏里的自己开着玩笑——他在《如梦之梦》中扮演的角色,叫“5号”。




北京圣诞场演出的这些日子,他每天都穿着“5号”,开着一辆落着灰尘、看上去久未冲洗的车,总是在一个固定时间来到剧院,每次都是从容地泊好车,像阵清风一样进到剧场,演完戏,开车挤进茫茫车流,消失在北京夜色中,第二天周而复始。




他是2015年中国最火的男演员,却在年尾走进小剧场。舞台上,他兴奋地指着楼下的莲花池,用日式汉语抑扬顿挫地说:“这片湖,是多么地,飘(漂)——亮——啊!”




这片湖,在《如梦之梦》里,可以看到未来的自己。




手艺人的梦




“你演话剧的收入,够买票请我们看戏不?”年底某次活动的后台,提起话剧《如梦之梦》,演员靳东这样问胡歌。 没想到他真的埋头计算了起来,这位2015年度“最具价值”男艺人奖得主,艰难地说出了一个答案:“够”。过了一会,他突然醒悟,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的银行存款,口气和声音都变大了:“我可以自己掏钱请你们看!”




在北京连续8天(4天排练和彩排),每天在剧场演出近10个小时,几乎每晚都是12点以后离开,这是胡歌的工作量。网上曾经流传着一张照片,不知是哪年哪天的《如梦》后台,他在开演前吃着一套实力抗饿的煎饼果子。




对他来说,每天都是重复的台词、重复的动作、重复的走位,甚至连幕间喝水和抽烟的频次都是重复的,他就这样反复地把自己的戏磨磨打打、修修补补,“我就像拿着一把蘸满涂料的刷子,每天都在同样的位置刷上一笔,多重复一次,角色带给我的影响便增添一分……”盛名之下的胡歌,不像一个呼风唤雨的明星,而是像一个手工业匠人,在自己的小作坊里,用最原始的方法做着自己的事,就像用小火在熬着一碗汤,用双手在缝制着一双鞋。




胡歌在做一件很旧的事。他让人重新审视一个演员的表演形式和生存方式。




2012年下半年,胡歌把自己所有的戏都推了,他在一个采访中说想演话剧,结果真的有人来找他来演话剧。从2013年初到现在,他每年都有一段时间把自己沉潜在这种古老的戏剧形式里。




胡歌有着对演技的执念,他说自己演一场特别牛的戏,能高兴好几天。相对于可以用剪辑来呈现和放大的影视表演,话剧没有NG,对演员的表情、台词、肢体语言都是极大挑战,舞台上没有工业化的辅助技术,只能用表演来传递角色的状态,他喜欢话剧的纯粹。他说,镜头前,存在即是表演,而舞台上,表演才是存在。




在《如梦之梦》的舞台上,他要绕着环形舞台走上十几圈。每次开场总是先穿着自己的“5号”,没换戏服,面部也没有表情,他就这样展示着生命的自然和原始状态,暗示着命运的轮回。他一圈一圈地重复着,在平平静静中震撼人心。




之后,换上戏装,他才把台词、动作、情感,一点点编织进自己的身体里,让自己的心脏在角色里跳动着。他的演技爆发点很多,其中一处是在妻子消失时、他在街上绝望的呼喊中,那一句经典的哭腔让身临其境的观众动容。在关于妻子的一节戏里,他快速诠释了角色的天真、喜悦、悲伤、绝望、嘶喊,在“5号”的节奏中,极大地消耗着自己的精气和体力,剧场里洒满了他的情绪与体温。




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演员,他说自己有一颗敏感的玻璃心,但是永远不会再破碎。




最早,由于遇到了偶像剧演员一定会遇到的困扰,为换一个舞台,他选择了话剧。其实,从胡歌有勇气站在《如梦之梦》的舞台上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是过去的“偶像"胡歌。




手艺人的世界从来就是没有边际的。




观众是梦里人




《如梦之梦》最大魅力,是整个剧场气氛、剧场演员都与观众在空间、时间以及各种异次元上进行交融,突破了演员与观众的壁垒。它的莲花池设计、它环形舞台、甚至它的演员备场,都叫人叹为观止。




胡歌在《如梦之梦》中的备场,最终成为了观众的一种错觉,他已经是在演出状态里了,或许根本也并没有在。他永远都在当众孤独着。




第一次中场休息,观众大多还没回到座位,胡歌已经来到侧面舞台,安静地倚靠在角落。那些偶然瞥见他的观众,以为他是在等待出场,但他会像发烧的人那样咳嗽,拿手绢擦汗,掏出一个又小又旧的本子翻来翻去,和旁边的人低声聊着天。这是他自己,还是剧中5号呢?




又一次中场,观众还在零星进场中,他早已经躺在舞台的床上。他看上去睡得很安稳,我们这些渐渐入场的观众,像是他梦里的人。在离他不到两米的位置,我跟几个靠近的观众,一起坐在他床边小声惊叹着自己的运气,感叹这部话剧如同奇迹,我们好像走进了他的梦里!他的手指老是在不自主地抽动,有时眼角也会微微动一下,像是真的睡着了,只是偶尔听到他小声的像感冒吸鼻子的声音,才知道他是在梦里醒着。




他在用自己的方式感受着观众,他说自己可以听到观众进场时用手拉开手袋拉链的声音。除了开演前的备场,即便是在舞台换场的小小间隙,他也是在自己的状态中。对他来说,观众这个概念,与空间位置无关,暗灯的地方、转身的地方,他都在表演。这里不是屏幕上的胡歌,他的气在四周散落着,从这里可以走进他的梦。




有一场我坐在舞台右侧紧靠下场口的位置,只有一个布帘隔着舞台与场外。胡歌结束一幕发烧状态的戏,他的追光暗了,我看到一个黑影缓缓穿过舞台右侧来到了我所在的位置,掀起布帘、转身,就在退场的一瞬,他用手捂住嘴边,轻咳了两声。在观众的视线里,他在之前早已经下场了,几乎没有人看到他在最后一秒还在表演。




依然是演出换场的间隙,胡歌提前来到舞台一侧的暗场区。我,由于丧心病狂地连看了五场《如梦之梦》演出兼彩排,才偶然碰到了这个能勉强看见他在黑暗中备场的位置。他坐在一架小铁床上等着对面舞台的演出结束,可能是由于接下来的戏是他等妻子回家,于是,在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他举起一张报纸在认真阅读。




暗场中的他,孤独地闪耀着的光彩。




有人问过胡歌,会不会觉得话剧对于他是一个不太好的选择,因为舞台剧的观众比影视剧的观众少很多。他说自己不会考虑受众多少的问题,“对我来说可能没有那么多人在关注你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反而会更专注的在做这件事情。”




他说自己看过一个舞台剧,里面有这样一句台词他一直记得:不是选择孤独就是选择堕落,如果你选择了孤独,那我恭喜你,那因为我们两个人在同一条路上。




舞台是游乐场




胡歌好像经常在思考一些哲学的问题。在一场《如梦之梦》散场之后,他突然问剧中饰演伯爵的金士杰老师,“如果我们演的是一出喜剧,现在会是什么感受?”金老师给了一个佛学的回答:并无两样。




他思考了一晚之后,很认同这个答案。




每次《如梦之梦》的下半场,他都沉浸在自己爆发出的巨大悲恸中,看得出他很痛苦,但也享受。他在舞台上的时候,就像在游乐场里,哪怕他待在其中是他自己最糟糕的八个钟头,你都能感觉到他真的是很爽。2015年的胡歌,用他自己的话说,有焦虑,有烦躁,“生活和工作都受到了影响”,在年终的一篇总结里他写道:当下的我更愿意躲在梦里,不愿醒来。




2015年圣诞夜谢幕,灯亮了,之前在黑暗里的观众汪洋般地出现在他视线里,对一个演员来说,那个瞬间是震撼的。他变得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站在那想哭,突然有些慌乱。他下意识去抓他想像中左面和他并排谢幕演员的手,于是舞台上赫然出现了他在空气中尴尬摇晃的胳膊,事实上,他左面没有任何人。




下雨一样的掌声,噼啪噼啪,随着节奏,他越来越难以自控,他好像在剧院中央看到了梦里的那个湖,湖对面站着曾经的自己和未来的自己。灯光刚刚扫过他强忍眼泪、有些抽搐的脸,他立即后退一步到阴影中,哭了,一双手却依然在随着别人的节奏里鼓掌。整整八个小时,他是另外一个人,流下眼泪的那一刻,他把自己还原成自己。




舞台真是神奇之所在,在悲喜交集处、灯火阑珊时,观众看到他,他看到观众,也有他自己。




胡歌说过多次,自己对舞台有情结,舞台是他梦开始的地方,也是很多感触油然而生的地方,“在话剧排练的时候我会有很多的感动,很多人他们不是没有机会去挣钱,或者不是没有机会去拍电视拍电影,但他们就坚守在自己的这块土地上。”




回归剧场,他也有着自己对一个行业的情怀。2015年,由于梅长苏效应,胡歌把一大批影视剧观众带进剧场,这也是他早就有的一个梦,“我觉得把十个影视剧的观众带进剧场,能留下来三个人,那也是一种成功。”




胡歌最大的成功,是他教会了观众放下偏见。不管是对“胡歌”这个名字,对演员这个概念,还是对话剧这个行当,都是如此。




他的话剧讲的是一个关于“轮回”的故事,即便是在他厚积薄发、一鸣惊人的2015年,他依然在年尾回到剧场,演出这个轮回的故事。他在用笔总结这一年的时候,着墨最多的还是《如梦之梦》,“在幕启戏开的那一刻,我和一年前的自己又重合了。这一年间发生的一切,在那个瞬间与我没有任何关系。这种感觉很纯粹。”在《如梦》的剧场里,空气中漂浮着他熟悉的味道,这是他的精神还乡处。




12月27日,是他2015年在北京演出的最后一场,演出结束已是凌晨。接下来的这一天,就是他要赶去杭州参加“飞天奖”的日子。离开剧院的时候,人群中有人祝他拿到奖,他一边认真启动着自己的车,一边像预言帝一样用很肯定的口气说,“我拿不了奖。”




他永远知道哪些东西是他的,哪些不是。




过了圣诞,就是新年了。2016年的某一天,胡歌在微博上写下木心的一句话: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若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能做的事就只是长途跋涉地归真返璞。




                                                                                                                                 2016年2月 北京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44971492275312

藏青碧玺:

新浪电视:#电视剧猎场#曝光十位男神阵容!@胡歌 @陈龙 @孙红雷 #张嘉译# #祖锋# @懂庸董勇@胡兵 @李乃文 @杜江侦察记 !剧照也随之曝光:O胡歌领衔《猎场》众男神 已经360度覆盖我国女性观众胡歌陈龙三度合作演绎三生三世! 祖锋董勇李乃文谍战三人组聚首!更多详情戳:O姜伟《猎场》收割众男神(图) 太有梗了!


【台诚】故人归 一

来时衣上云:

私设如山

胡编乱诌

“要做一个明亮的人,

要有一个封藏的故事,

要看一遍日落长河,

要安稳过一生。”

烈焰噬心,寒冰削骨。

明诚不知道身处何处,身边是烧毁的黑色的燋岭。他挪动步子,脚底便传来焦土被碾碎的声音,明明是干枯枯一片,他总觉得脚底滑腻,好似被粘液缠住,陷进潮湿黏腻的沼泽里。

月色阴阴惨惨落下来,带着瘆人的寒意。明诚不敢妄动,脚底黏腻浓稠的触觉让他抬起的脚又轻轻放下去。

这是哪里?

这黑夜静得很,好似时光都死了,只剩看不见的云影鬼魅悄无声息的潜伏。他把呼吸压得更低一些,无端想起76号地底的牢笼,也是这般鬼魅压抑。

不,这里比76好暗无天日的牢笼还要森寒几分。他觉得极寒,牙齿都不住的打颤,不能动,敌人在暗处。

大约有几株残败的红梅正盛开,来了一阵风,香味被带进鼻尖。偶尔一声杜鹃凄厉的哀鸣,让他的心沉了又沉。

红梅时节哪有杜鹃啼。

一些东西从他脑袋中抽丝剥茧显现,他控制不住,心脏竟猛然跳动起来。蚀骨挖心的痛楚从脚底一下子窜到头顶,他颓然跌在地上,一只脚半跪着,一直扣在腰间的手一下子捂紧心口。

微风朗月的夜里,突然一声炸雷带着闪电劈下,照亮他苍白,青筋暴起的脸上。风欲急,不知是火光还是血光烧得他眼里通红。

那丝幽幽的红梅香越来越烈,粘着汩汩的血腥味呛进头顶。周围惨淡的黑暗这才消失,明诚看清了。战旗猎猎,哀嚎遍地,染血的指间扣着黑色土地,一刀剑光劈下,露出森森白骨。

他忍着剧痛抬起头,他的目光穿过杜鹃森森的哀啼,穿过残破不堪的铁甲,穿过战马嘶嘶,落在少年浴血的脸上。

一声炸雷又在天边炸开,他忍着剧痛向他扑过去,血骨剥离的痛,比不得眼前的惊惧。

在天光未落之前,他听见自己濒死前心脏疯狂的搏动,看见带着寒意森森的剑刃划破寒风,直直刺穿少年的胸膛,温热的血液溅到他的脸上。

身上的寒意突然褪去,火光从脸上燃起,像是烧红的烙铁腐进他的心脏。

他看见少年的脸,积在胸膛的一口血喷出来。



“明台!”



明诚一下子从床上弹起身,严寒刻骨的冬季,却捂出一身汗,把身上的白色衬衣浸了个透。

喘息过度,胸口的伤口被扯开,一丝血光沁出,脸色苍白,痛得很。

“明台!”明家大姐的声音从大厅里传上来,带着清晨的寒意。

“明台,死小子躲去哪儿啦?还不给我出来。”

明诚轻笑了一下,又把嘴角压下,起身,小心翼翼套起外套。

明镜连夜从苏州赶回来,带着一身晨露,刚进大门,人还没站定就开始喊起了明家小少爷。

明台大概一晚上也没敢睡实,提心吊胆在卧室里等着。明镜刚喊两声,他便在房间里弱弱应了一声。

“惹了这么大的祸,还敢赖床,还不快下来。”明镜压了压胸口,把手中的退学通知书往桌上重重一扔,在客厅里候着。阿香连忙取下大姐身上的貂裘,躲进厨房准备早饭,桂姨战战兢兢站在一旁,头也不敢抬。

明台穿着睡衣踏着拖鞋慌慌忙忙下楼,明楼走一半,侧身为他让路。

“哟,我家明台今天起这么早。”

明台回过身朝他狠狠看一眼,规规矩矩坐在大姐对面去。

明镜揉揉眉心,看见他乱糟糟的样子,更是来气。

“要不是校方把这个寄在我手里来,你还打算一直瞒着我,是不是?”

“大姐,我错了。”

“你也知道错了,香港大学哪里不好了,名师也有,学校也大,离家也近,怎么就收不下你这颗心呢。”明镜叹口气。

“大姐,我不想上学,上学不好玩。”

“你…唉,不想上学也就算了,给姐姐说一声,大姐又不是死板的人。你要是想要工作,大姐那么多厂子,你要哪个都给你玩呀。你……你,你怎么净不学好呢,惹歪风邪气往身上沾。这…成什么样子。”

明镜掩面叹息一声,又气又悲说不出话。

明台抬起头不解,大姐也没怎么怪他被退学的事,怎么气成这样子。

他往桌上一瞥,退学通知书赤裸裸躺着,旁边还躺着几份捏烂的报纸。

报纸上赫然写着:“明家少爷流连烟花巷,牡丹裙下醉风流。”

他一愣,好半天反应不过来,明楼背着他们,半路截了阿香端来的晨茶。看来阿香沏茶的技术进步了好些许,名大少爷喝个茶还会偷笑。

等楼下鸡飞狗跳好一阵,战火在明台和明楼身上跳了好几回,逐渐平息了。明诚才套上那件稍微宽松的外套,从二楼下去。

明家规矩,餐桌上是不能有战争的。明台第一次没翻天,低着头乖乖坐着,恨不得把头埋进碗里去。明楼还端着那茶,斯文文人模样。他下意识降低存在感,坐过去,明镜扫他一眼。

“还有你,穿得个小开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明家净是养出些花瓶来。”明诚无辜,明镜想想又气得头疼,扔了筷子上楼去。

他们送着她的背影,天光洒下来,明镜踩着楼梯,一步一步在空旷的房间里踏出声响。声音一步步小下去,在一声沉闷的摔门声中消失,客厅里的撞钟声才突兀响起来,撞一下沉一下。

名楼放下手中降温的茶杯,对着明台看一眼,叹口气。

“该罚。”

搬了长凳,拿来戒板,明楼刚挽起袖子,明台“哎哟”一嗓子嚎起来。

明楼吓得眉心一抖,还没开打呢。

明台头就抬起来,望向在楼梯拐角处,自顾自啃着苹果的明诚。

“阿诚哥,救我。”

明诚拿着苹果的手一愣,左肩的伤口早上没有换药,还在隐隐作痛。一口苹果哽在喉间,竟然卡出了一丝血腥味。

放心,阿诚哥一定救你,拼了命也救你。

“好好受着吧,活该你。”他吞下苹果,一眼撇过去。

明台皱着脸,叫声都快冲出明公馆了,拉着柴薪的老人从明公馆外面路过,一声闻者落泪的哀嚎就传出来。

这有钱人家的主日子也不好受呀,他摇摇头。

“阿诚,劝劝大少爷吧。”桂姨不知从哪里出来,拉拉明诚的衣角。

明楼用的力气更大,明台嗓子怕是不够用。

明诚扔了啃掉一半的苹果,白眼一翻“这是明家,我可做不了主。”

他又仔细去看明台用力皱着的脸,痛苦占六分,委屈占三分,剩下一丝好不容易喘口气的轻松。

他们连轴转演了好几处戏,唯有这一出,他因为伤患的缘故,得了个贵宾席的位置坐。明楼卯足劲儿导,明台演得刻骨,明诚仔细看。可惜了身上染血的伤口,他只能在旁边笑笑,是真的好笑。

桂姨看不过去,瞧了瞧明诚看戏的戏谑的脸,叹口气,终于退下去。


戏目在撞钟撞了八下的时候才停止,明楼停下,得以缓口气。明诚花了好大力气把明台扶起来,掺着挽着送上楼。

“阿诚哥,你也不替我拦拦,这层皮都被大哥打掉了。”明台趴在床上,脸从丝绒被里探出,委屈嘟哝。

明诚胡乱摸摸他的头毛“辛苦小少爷了,在家里 好好休息。”

明台转过身,上下点头,明诚来不及收手,被喷了一手的热气。

唉,小少爷。

阿诚收回手,无端叹一句。


李Q酱字闰土

#明诚#   

#天啦,我居然能日更这太不可思议了快夸奖我# #不知道加什么字就空着好啦#


分享一个严肃认真的明秘书长,非常适合【都几点还不睡觉】【刷什么微博活干完了吗】以及【你们居然想睡我】